科技:完全可以让渔业很现代

发布时间:2017-08-14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   责编:刘蓉

近日,湖北省保康县寺坪镇大畈村寺坪水库的“生态鱼”全面开捕。大畈村成立渔业专业合作社,吸引112名村民入社。目前,合作社年产花白鲢、大青鱼等鲜鱼50多万公斤,年产值800多万元,每年带动社员户均增收2万元以上。 杨 韬摄

企业代表在2017中国国际现代渔业暨渔业科技博览会上为观众讲解水质监测仪器工作原理。记者 袁 勇摄

 

  6月16日至18日,2017中国国际现代渔业暨渔业科技博览会在安徽合肥举办,400余家企业携产品和科技成果亮相博览会。博览会期间,有关部门负责人、专家学者以及企业负责人就现代渔业建设在“十三五”时期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机遇与挑战并存

  “十二五”时期是我国渔业快速发展的5年。“十二五”时期末,我国水产品年总产量达到6700万吨,全国渔业产值达到11328.7亿元。

  与此同时,渔业发展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多,渔业资源和环境问题越来越突出。“渔业水域污染依然严重,渔业资源衰竭趋势还没有根本扭转,渔业发展方式仍然粗犷,生产设施装备还比较薄弱,渔业发展空间受到限制。”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说,加快推进现代渔业建设要建立和完善以绿色发展为导向的渔业政策支持体系。

  于康震还表示,当前渔业产品结构还不能适应社会消费结构的升级步伐。四川渔光物联技术有限公司市场部营销经理陈章认同这个观点,“当前我国渔业消费结构以四大家鱼等普通鱼类为主,这些鱼类的附加值较低,基本处于供大于求的状态,这导致饲料厂、鱼贩、渔民等产业链条上各环节的利润都很低。尽管现在附加值相对较高的特殊水产品如多宝鱼等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但是这种变化力度还不够大,对整个产业结构的影响有限”。

  可喜的是,渔业发展的利好条件也在不断出现。农业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局长张显良表示,“当前我国渔业发展存在的有利条件主要有四方面:第一,国家对于渔业发展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大力推进渔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为渔业发展提供了新动能;第二,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渔业生产大国、水产品贸易大国和主要远洋渔业国家,养殖业、捕捞业、加工流通业三大传统产业不断壮大,增殖渔业、休闲渔业两大新兴产业快速发展,为渔业转型升级提供了坚实基础;第三,近几年我国渔业在工厂化循环养殖等技术上实现了突破,为渔业发展拓展了空间;第四,渔业科技创新、人才培养和技术推广体系逐步完善,产学研结合更加紧密,‘互联网+’和物联网技术广泛应用,为渔业创新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让科技创新发力

  在渔业转型升级过程中,科技创新的作用愈发明显。博览会上,渔业科技成果和产品引人关注。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率12家省站组团参展,全面展示了近年来我国水产技术推广成果。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也组织所属的9家科研院所集体出展,集中展示我国“十二五”期间渔业科技成果及转化项目。上海海洋大学、大连海洋大学和众多科研企业的参与更是让博览会成为一场渔业科技秀。

  于康震表示,加快推进现代渔业发展要高度重视和充分发挥渔业科技的支撑和引领作用,解决制约渔业产业发展的重大科技难题,推动渔业发展由注重物质要素向创新驱动转变。“要大力促进渔业技术的转化,建立由科研院所、高校、生产经营主体和社会组织等广泛参与的多元化渔业产业技术体系,力争到2020年,渔业科技进步贡献率提高到63%以上。”于康震说。

  科技成果转化是推进渔业科技进步的关键环节。上海海洋大学在渔业科技研发方面成果颇丰,本届博览会带来了23项渔业科技成果。然而,学校科研人员在科技成果转化时依然遇到不够顺畅的问题。上海海洋大学技术转移有限公司科技服务经理宋娟表示,由于种种因素,高校科研人员在进行科技转化时往往顾虑较多。“比如在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由于涉及国有资产,大家就会顾虑价格会不会过低?会不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宋娟说,此外,科技成果转化的流程往往较为复杂,光法律文本就有十几个,这些因素都在无形中影响了转化效率。

  2016年12月,依据《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农业部出台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细则。与此同时,众多科研机构也在推动科技成果转化方面进行了尝试。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邓伟表示,细则的出台让科技成果转化更加顺畅,“根据相关法律和农业部出台的细则,水科院今年颁发了科技成果转化实施办法,这对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规范和促进起到很大的作用”。

  邓伟还表示,水科院还在奖励制度、人才培养、成果推广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同时,通过院企、院地联合,缩短了与企业、产业的距离,多方面推动科技成果转化。

  尚需更多政策支持

  相比其他产业,渔业曾长期处于较边缘化的状态。陈章告诉记者,相比其他行业企业,渔企在得到政策支持方面往往处于弱势地位。“比如选址方面,渔企往往只能去偏远的地方建厂,想争取到交通条件较便利的地方很难。我曾经去过一个地方考察,发现化工厂离养殖场不远,对水质会产生很大影响。由于现在市场检测极其严格,为了保证水产品能通过质量检测,渔民只能选择一定时间进水来保障水质,这无形中就提升了渔企的成本。这些都是渔企在获得政策支持方面相对弱势的表现。”

  此外,在金融政策等方面,渔业获得的支持力度较低现象也很突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何平说,“渔业具有高风险、高投入、高产出的特点,这决定了渔业生产在资金需求的诸多方面,如需求时间、数量、方式、偿还期、偿还方式等方面与其他产业有很大差异,导致渔业的融资需求难以获得银行的青睐。中国的渔业贷款占农业贷款的比重近几年甚至一直在下降”。

  何平还表示,渔业产业链较长,核心企业的融资问题会增加上下游企业的风险,这也是渔业金融要解决的问题。此外,渔业尤其捕捞业有很强的外部性,导致了金融对渔业支持的难度变大。“比如我们推出一些金融产品促进捕捞业的发展,可能会带来过度捕捞,反而影响了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何平说。

  何平建议,针对渔业高风险、季节性等特点,可以发展民间合作式金融、政策性金融,“有效抵押担保物缺失一直是渔业贷款的最大阻碍,可以通过相关立法将林权、土地承包经营权、农村住房财产权、船舶、船舶所有权证、海域使用权、商标权等纳入可接受的抵质押范围”。

  针对产业链较长带来的融资困难,何平建议发展供应链金融,“以核心企业为基点,辐射带动上下游企业,以达到资金闭环运作和产业链整体控制,保证企业资金需求的同时,银行的贷款也可实现行内流通,有效降低授信风险”。

  何平还表示,通过绿色金融手段,建立“绿色信贷”管理机制,将贷款客户按政策导向分为支持、维持、压缩、退出4类,实施差别化的信贷管理策略,可以避免金融支持导致的渔业过度开发等问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备案信息
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子邮件: webmaster@china.org.cn  电话:010-88588062  传真:010-88588052